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更多企业新闻
手机看开奖m5347com

“带着大伙儿一起富”(人物故事·聚焦乡村创业)

  发布于 2021-09-28  

  张思洋,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人,2013年返乡后创办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8年来,他带动乡亲们用小龙虾闯出大市场,目前合作社已成为一二三产融合、年营收逾两千万元的“全省百强合作社”,累计带动周边上百户农民增收致富,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返乡创业8年来,江苏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思洋带动乡亲发展小龙虾产业,并在此基础上开发特色产品、发展循环经济。从创业之初的困难重重,到如今的蒸蒸日上,他和乡亲们不断努力探索,延伸拓展产业链,终于走出一条绿色循环发展之路。

  对于农业养殖模式的探索,不要仅凭一两次成功或失败,就判定一种模式可行或不可行。实际情况往往受很多因素综合影响,如果不明确目标、深入研究,就无法收获成功的果实。同时,如果想扩大创业规模,要根据市场情况渐进式、阶梯式地调整,不能盲目地投入人力财力。

  8月的南京,天气渐凉。刚刚下过一场雨,清爽的空气中交织着泥土的芳香、草木的清甜。

  一排排橘黄色的农房别墅,掩映在茂盛的香樟与盛开的荷花之间,亲水栈道与亭台连廊将房前屋后的景致串在一起。紧邻着村庄,750亩连片小龙虾养殖基地里,前期大批量丰收的小龙虾已经顺利销售,合作社社员们正在忙着补栽水草、改善水质、投喂黑水虻,为存塘的“虾宝宝”们营造一个更加舒适、有营养的环境。

  这里是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在70后返乡创业者张思洋看来,如今的村庄面貌就如同一幅宜居宜业的彩色画卷——生机盎然、富有活力、充满希望。

  张思洋小的时候,西葛社区还叫西葛村。这里位置比较偏僻,资源禀赋差,也没有支撑产业,一度贫困落后。在他的记忆中,村里的泥巴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如果雨水大一点,泥巴路就彻底走不成了。

  中专毕业后,张思洋离开农村到县城和市区闯荡,干过餐饮、搞过销售、开过汽修店……凭借吃苦耐劳的劲头,他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们好不容易在城里稳定下来,现在还要再回农村,能挣到什么钱?”妻子不情愿地说着,家里其他人也都反对。

  张思洋不急不躁:“现在国家对农村越来越重视,政策支持多,发展空间大,我想回去和乡亲们一起做点事情。”

  刚计划流转土地办个垂钓基地,没想到差点踩了红线——相关法律规定,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张思洋的第一个创业计划不太顺利。

  “离开家乡久了,对具体政策和农村情况不熟悉,看来创业真没那么简单。”张思洋一边反思,一边琢磨新的计划。

  一连几天,他都在大堤上转悠,看着修葺一新的塘口和清澈的塘水,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掏小龙虾的景象浮现在眼前。这里的水好,每次掏上来的野生小龙虾个头都很大。洗干净,做熟了,那扑鼻的鲜香——一个灵感闪过,“要不就试试养小龙虾吧!”

  这些年,张贤宝一直在家乡搞养殖,规模小,一年只挣两三万元。听说张思洋要养小龙虾,他一拍大腿——从自己的经验判断,兴许真能搞出名堂!

  第一个报名打工的,是村民刘明辉。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多,他和家人合计,来打工说不定能改善生活。

  2013年9月,张思洋招募到5个社员,成立了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看到他全心投入,妻子也搬回老家协助他。

  队伍拉起来了,还得补补技术课。张思洋带着社员出去考察,学习养殖技术,第二年春天从外地购回了虾苗。

  想着早投放、早回本,虾苗被提前投放入水。听到虾苗尾巴拍水的“哗哗”声,大家高兴地说:“瞧,这多带劲呀!”

  可从第三天开始,情况不对头了。晚上,张思洋照例趴在塘口观察,却发现它们没什么精神。转天,就陆续有虾苗死去。张思洋慌了,抓起电话打给供苗商,按对方说的方法努力抢救了一番,但还是无力回天。

  “怎么连虾苗都养不活?”“这人不会务农,根本就是瞎折腾!”“我看这事就干不成。”村民们的议论越来越多。

  “虾苗是从哪里买的?运输了多长时间?”张思洋请来外地的小龙虾养殖大户指导。对方几个问题一问,张思洋恍然大悟:长途运输导致虾苗缺氧脱水。当时被认为有活力的拍水,竟然是虾苗拼命挣扎的应激反应。

  调整好思路,重新出发。这次,大家格外用心——一遍遍清洗消毒虾池,植上底层水草;买来鲜活螺蛳,打造干净有营养的水环境;只采购两小时车程以内的虾苗,天气回暖后进行二次投放。

  大伙儿每天从早到晚定点巡塘。张思洋有时半夜不放心,还要爬起来看看虾苗的生长情况。饲料是否充足、水质营养成分如何,他都密切观察、做好记录。

  2014年下半年,大家的努力终于迎来了大丰收。当时,每亩高达上万元的收益,吸引了不少村民。合作社从初期的5名社员发展到32名,2017年成为“全省百强合作社”。

  在张思洋的带动下,西葛社区周边涌现出上百户小龙虾养殖户,养殖面积达1.2万亩,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养殖户多了,销路有限怎么办?在街道农业服务中心的指导下,张思洋开拓互联网渠道,打造了一套电商体系,让客户覆盖面更广。

  活虾属于生鲜产品,卖不远怎么办?2019年,合作社投资150万元,结合街道的产业融合资金,引进了小龙虾全自动加工流水线,建设深加工基地,开发的特色产品越销越远。去年,合作社营收达2560万元,利润达200余万元。

  小龙虾越卖越好,张思洋来不及歇口气,变得更忙了——忙着和一群虫子打交道。

  先是蹲在恒温的空调房里,耐心孵化一颗颗白色的虫卵;待它们长成乳白色幼虫后,再挪到闷热的大棚里精心喂养;等变成黑色的成虫,还要继续仔细观察……

  “这种看似不起眼的虫子叫‘黑水虻’,是一种高蛋白的昆虫,可以作为小龙虾的饲料。”张思洋说,它们的用处还远远不止这些。

  他发现,黑水虻的产量高、成本低,幼虫以厨余、农产品下脚料等有机垃圾为食,虫粪还是一种经济价值很高的有机肥,精准投放后能缓解环境压力。这可真是一举多得!

  看准了市场潜力和环保价值,张思洋计划投入近200万元,建立黑水虻培育基地,为周边养殖户提供蛋白质饵料、回收处理有机废弃物。

  但计划提出来,有社员坚决反对:“200万元呀,这可是合作社一年的利润!”“万一亏了怎么办?”

  “现在的生态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发展循环经济也是大趋势,咱们不主动提升说不定哪天就被淘汰了……”从政策讲到市场,从技术分析到收益,张思洋最终立下保证:如果造成损失,由自己个人承担。社员们这才勉强同意一试。

  结果比想象中还好。项目从2019年投产至今,累计产值已近600万元,还多次获省级农业创新类、环保类大奖。张思洋算了一笔账:年产黑水虻900吨,1/3自用,每年就能节约饲料成本30万元;富余的2/3对外销售可创收200万元;每吨虫可吃掉5.5吨到6吨的厨余垃圾,每年就可以有效处理几千吨垃圾。

  张思洋说,合作社今年又扩大了黑水虻养殖基地规模,还把黑水虻干虫作为一个长线产品销往国外市场。如今,社员们个个心里头美滋滋的!

  被问到下一个项目是什么,张思洋介绍了一番。“其实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成功还是失败,但既然回来了,我就不走了,带着大伙儿一起富!”说完,他爽朗一笑。

  张思洋,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人,2013年返乡后创办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8年来,他带动乡亲们用小龙虾闯出大市场,目前合作社已成为一二三产融合、年营收逾两千万元的“全省百强合作社”,累计带动周边上百户农民增收致富,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返乡创业8年来,江苏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思洋带动乡亲发展小龙虾产业,并在此基础上开发特色产品、发展循环经济。从创业之初的困难重重,到如今的蒸蒸日上,他和乡亲们不断努力探索,延伸拓展产业链,终于走出一条绿色循环发展之路。

  对于农业养殖模式的探索,不要仅凭一两次成功或失败,就判定一种模式可行或不可行。实际情况往往受很多因素综合影响,如果不明确目标、深入研究,就无法收获成功的果实。同时,如果想扩大创业规模,要根据市场情况渐进式、阶梯式地调整,不能盲目地投入人力财力。

  8月的南京,天气渐凉。刚刚下过一场雨,清爽的空气中交织着泥土的芳香、草木的清甜。

  一排排橘黄色的农房别墅,掩映在茂盛的香樟与盛开的荷花之间,亲水栈道与亭台连廊将房前屋后的景致串在一起。紧邻着村庄,750亩连片小龙虾养殖基地里,前期大批量丰收的小龙虾已经顺利销售,合作社社员们正在忙着补栽水草、改善水质、投喂黑水虻,为存塘的“虾宝宝”们营造一个更加舒适、有营养的环境。

  这里是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在70后返乡创业者张思洋看来,如今的村庄面貌就如同一幅宜居宜业的彩色画卷——生机盎然、富有活力、充满希望。

  张思洋小的时候,西葛社区还叫西葛村。这里位置比较偏僻,资源禀赋差,也没有支撑产业,一度贫困落后。在他的记忆中,村里的泥巴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如果雨水大一点,泥巴路就彻底走不成了。

  中专毕业后,张思洋离开农村到县城和市区闯荡,干过餐饮、搞过销售、开过汽修店……凭借吃苦耐劳的劲头,他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们好不容易在城里稳定下来,现在还要再回农村,能挣到什么钱?”妻子不情愿地说着,家里其他人也都反对。

  张思洋不急不躁:“现在国家对农村越来越重视,政策支持多,发展空间大,我想回去和乡亲们一起做点事情。”

  刚计划流转土地办个垂钓基地,没想到差点踩了红线——相关法律规定,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张思洋的第一个创业计划不太顺利。

  “离开家乡久了,对具体政策和农村情况不熟悉,看来创业真没那么简单。”张思洋一边反思,一边琢磨新的计划。

  一连几天,他都在大堤上转悠,看着修葺一新的塘口和清澈的塘水,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掏小龙虾的景象浮现在眼前。这里的水好,每次掏上来的野生小龙虾个头都很大。洗干净,做熟了,那扑鼻的鲜香——一个灵感闪过,“要不就试试养小龙虾吧!”

  这些年,张贤宝一直在家乡搞养殖,规模小,一年只挣两三万元。听说张思洋要养小龙虾,他一拍大腿——从自己的经验判断,兴许真能搞出名堂!

  第一个报名打工的,是村民刘明辉。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多,他和家人合计,来打工说不定能改善生活。

  2013年9月,张思洋招募到5个社员,成立了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看到他全心投入,妻子也搬回老家协助他。

  队伍拉起来了,还得补补技术课。张思洋带着社员出去考察,学习养殖技术,第二年春天从外地购回了虾苗。

  想着早投放、早回本,虾苗被提前投放入水。听到虾苗尾巴拍水的“哗哗”声,大家高兴地说:“瞧,这多带劲呀!”

  可从第三天开始,情况不对头了。晚上,张思洋照例趴在塘口观察,却发现它们没什么精神。转天,就陆续有虾苗死去。张思洋慌了,抓起电话打给供苗商,按对方说的方法努力抢救了一番,但还是无力回天。

  “怎么连虾苗都养不活?”“这人不会务农,根本就是瞎折腾!”“我看这事就干不成。”村民们的议论越来越多。

  “虾苗是从哪里买的?运输了多长时间?”张思洋请来外地的小龙虾养殖大户指导。对方几个问题一问,张思洋恍然大悟:长途运输导致虾苗缺氧脱水。当时被认为有活力的拍水,竟然是虾苗拼命挣扎的应激反应。

  调整好思路,重新出发。这次,大家格外用心——一遍遍清洗消毒虾池,植上底层水草;买来鲜活螺蛳,打造干净有营养的水环境;只采购两小时车程以内的虾苗,天气回暖后进行二次投放。

  大伙儿每天从早到晚定点巡塘。张思洋有时半夜不放心,还要爬起来看看虾苗的生长情况。饲料是否充足、水质营养成分如何,他都密切观察、做好记录。

  2014年下半年,大家的努力终于迎来了大丰收。当时,每亩高达上万元的收益,吸引了不少村民。合作社从初期的5名社员发展到32名,2017年成为“全省百强合作社”。

  在张思洋的带动下,西葛社区周边涌现出上百户小龙虾养殖户,养殖面积达1.2万亩,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养殖户多了,销路有限怎么办?在街道农业服务中心的指导下,张思洋开拓互联网渠道,打造了一套电商体系,让客户覆盖面更广。

  活虾属于生鲜产品,卖不远怎么办?2019年,合作社投资150万元,结合街道的产业融合资金,引进了小龙虾全自动加工流水线,建设深加工基地,开发的特色产品越销越远。去年,合作社营收达2560万元,利润达200余万元。

  小龙虾越卖越好,张思洋来不及歇口气,变得更忙了——忙着和一群虫子打交道。

  先是蹲在恒温的空调房里,耐心孵化一颗颗白色的虫卵;待它们长成乳白色幼虫后,再挪到闷热的大棚里精心喂养;等变成黑色的成虫,还要继续仔细观察……

  “这种看似不起眼的虫子叫‘黑水虻’,是一种高蛋白的昆虫,可以作为小龙虾的饲料。”张思洋说,它们的用处还远远不止这些。

  他发现,黑水虻的产量高、成本低,幼虫以厨余、农产品下脚料等有机垃圾为食,虫粪还是一种经济价值很高的有机肥,精准投放后能缓解环境压力。这可真是一举多得!

  看准了市场潜力和环保价值,张思洋计划投入近200万元,建立黑水虻培育基地,为周边养殖户提供蛋白质饵料、回收处理有机废弃物。

  但计划提出来,有社员坚决反对:“200万元呀,这可是合作社一年的利润!”“万一亏了怎么办?”

  “现在的生态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发展循环经济也是大趋势,咱们不主动提升说不定哪天就被淘汰了……”从政策讲到市场,从技术分析到收益,张思洋最终立下保证:如果造成损失,由自己个人承担。社员们这才勉强同意一试。

  结果比想象中还好。项目从2019年投产至今,累计产值已近600万元,还多次获省级农业创新类、环保类大奖。张思洋算了一笔账:年产黑水虻900吨,1/3自用,每年就能节约饲料成本30万元;富余的2/3对外销售可创收200万元;每吨虫可吃掉5.5吨到6吨的厨余垃圾,每年就可以有效处理几千吨垃圾。

  张思洋说,合作社今年又扩大了黑水虻养殖基地规模,还把黑水虻干虫作为一个长线产品销往国外市场。如今,社员们个个心里头美滋滋的!

  被问到下一个项目是什么,张思洋介绍了一番。“其实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成功还是失败,但既然回来了,我就不走了,带着大伙儿一起富!”说完,他爽朗一笑。

  张思洋,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人,2013年返乡后创办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8年来,他带动乡亲们用小龙虾闯出大市场,目前合作社已成为一二三产融合、年营收逾两千万元的“全省百强合作社”,累计带动周边上百户农民增收致富,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返乡创业8年来,江苏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思洋带动乡亲发展小龙虾产业,并在此基础上开发特色产品、发展循环经济。从创业之初的困难重重,到如今的蒸蒸日上,他和乡亲们不断努力探索,延伸拓展产业链,终于走出一条绿色循环发展之路。

  对于农业养殖模式的探索,不要仅凭一两次成功或失败,就判定一种模式可行或不可行。实际情况往往受很多因素综合影响,如果不明确目标、深入研究,就无法收获成功的果实。同时,如果想扩大创业规模,要根据市场情况渐进式、阶梯式地调整,不能盲目地投入人力财力。

  8月的南京,天气渐凉。刚刚下过一场雨,清爽的空气中交织着泥土的芳香、草木的清甜。

  一排排橘黄色的农房别墅,掩映在茂盛的香樟与盛开的荷花之间,亲水栈道与亭台连廊将房前屋后的景致串在一起。紧邻着村庄,750亩连片小龙虾养殖基地里,前期大批量丰收的小龙虾已经顺利销售,合作社社员们正在忙着补栽水草、改善水质、投喂黑水虻,为存塘的“虾宝宝”们营造一个更加舒适、有营养的环境。

  这里是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在70后返乡创业者张思洋看来,如今的村庄面貌就如同一幅宜居宜业的彩色画卷——生机盎然、富有活力、充满希望。

  张思洋小的时候,西葛社区还叫西葛村。这里位置比较偏僻,资源禀赋差,也没有支撑产业,一度贫困落后。在他的记忆中,村里的泥巴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如果雨水大一点,泥巴路就彻底走不成了。

  中专毕业后,张思洋离开农村到县城和市区闯荡,干过餐饮、搞过销售、开过汽修店……凭借吃苦耐劳的劲头,他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们好不容易在城里稳定下来,现在还要再回农村,能挣到什么钱?”妻子不情愿地说着,家里其他人也都反对。

  张思洋不急不躁:“现在国家对农村越来越重视,政策支持多,发展空间大,我想回去和乡亲们一起做点事情。”

  刚计划流转土地办个垂钓基地,没想到差点踩了红线——相关法律规定,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张思洋的第一个创业计划不太顺利。

  “离开家乡久了,对具体政策和农村情况不熟悉,看来创业真没那么简单。”张思洋一边反思,一边琢磨新的计划。

  一连几天,他都在大堤上转悠,看着修葺一新的塘口和清澈的塘水,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掏小龙虾的景象浮现在眼前。这里的水好,每次掏上来的野生小龙虾个头都很大。洗干净,做熟了,那扑鼻的鲜香——一个灵感闪过,“要不就试试养小龙虾吧!”

  这些年,张贤宝一直在家乡搞养殖,规模小,一年只挣两三万元。听说张思洋要养小龙虾,他一拍大腿——从自己的经验判断,兴许真能搞出名堂!

  第一个报名打工的,是村民刘明辉。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多,他和家人合计,来打工说不定能改善生活。

  2013年9月,张思洋招募到5个社员,成立了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看到他全心投入,妻子也搬回老家协助他。

  队伍拉起来了,还得补补技术课。张思洋带着社员出去考察,学习养殖技术,第二年春天从外地购回了虾苗。

  想着早投放、早回本,虾苗被提前投放入水。听到虾苗尾巴拍水的“哗哗”声,大家高兴地说:“瞧,这多带劲呀!”

  可从第三天开始,情况不对头了。晚上,张思洋照例趴在塘口观察,却发现它们没什么精神。转天,就陆续有虾苗死去。张思洋慌了,抓起电话打给供苗商,按对方说的方法努力抢救了一番,但还是无力回天。

  “怎么连虾苗都养不活?”“这人不会务农,根本就是瞎折腾!”“我看这事就干不成。”村民们的议论越来越多。

  “虾苗是从哪里买的?运输了多长时间?”张思洋请来外地的小龙虾养殖大户指导。对方几个问题一问,张思洋恍然大悟:长途运输导致虾苗缺氧脱水。当时被认为有活力的拍水,竟然是虾苗拼命挣扎的应激反应。

  调整好思路,重新出发。这次,大家格外用心——一遍遍清洗消毒虾池,植上底层水草;买来鲜活螺蛳,打造干净有营养的水环境;只采购两小时车程以内的虾苗,天气回暖后进行二次投放。

  大伙儿每天从早到晚定点巡塘。张思洋有时半夜不放心,还要爬起来看看虾苗的生长情况。饲料是否充足、水质营养成分如何,他都密切观察、做好记录。

  2014年下半年,大家的努力终于迎来了大丰收。当时,每亩高达上万元的收益,吸引了不少村民。合作社从初期的5名社员发展到32名,2017年成为“全省百强合作社”。

  在张思洋的带动下,西葛社区周边涌现出上百户小龙虾养殖户,养殖面积达1.2万亩,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养殖户多了,销路有限怎么办?在街道农业服务中心的指导下,张思洋开拓互联网渠道,打造了一套电商体系,让客户覆盖面更广。

  活虾属于生鲜产品,卖不远怎么办?2019年,合作社投资150万元,结合街道的产业融合资金,引进了小龙虾全自动加工流水线,建设深加工基地,开发的特色产品越销越远。去年,合作社营收达2560万元,利润达200余万元。

  小龙虾越卖越好,张思洋来不及歇口气,变得更忙了——忙着和一群虫子打交道。

  先是蹲在恒温的空调房里,耐心孵化一颗颗白色的虫卵;待它们长成乳白色幼虫后,再挪到闷热的大棚里精心喂养;等变成黑色的成虫,还要继续仔细观察……

  “这种看似不起眼的虫子叫‘黑水虻’,是一种高蛋白的昆虫,可以作为小龙虾的饲料。”张思洋说,它们的用处还远远不止这些。

  他发现,黑水虻的产量高、成本低,幼虫以厨余、农产品下脚料等有机垃圾为食,虫粪还是一种经济价值很高的有机肥,精准投放后能缓解环境压力。这可真是一举多得!

  看准了市场潜力和环保价值,张思洋计划投入近200万元,建立黑水虻培育基地,为周边养殖户提供蛋白质饵料、回收处理有机废弃物。

  但计划提出来,有社员坚决反对:“200万元呀,这可是合作社一年的利润!”“万一亏了怎么办?”

  “现在的生态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发展循环经济也是大趋势,咱们不主动提升说不定哪天就被淘汰了……”从政策讲到市场,从技术分析到收益,张思洋最终立下保证:如果造成损失,由自己个人承担。社员们这才勉强同意一试。

  结果比想象中还好。项目从2019年投产至今,累计产值已近600万元,还多次获省级农业创新类、环保类大奖。张思洋算了一笔账:年产黑水虻900吨,1/3自用,每年就能节约饲料成本30万元;富余的2/3对外销售可创收200万元;每吨虫可吃掉5.5吨到6吨的厨余垃圾,每年就可以有效处理几千吨垃圾。

  张思洋说,合作社今年又扩大了黑水虻养殖基地规模,还把黑水虻干虫作为一个长线产品销往国外市场。如今,社员们个个心里头美滋滋的!

  被问到下一个项目是什么,张思洋介绍了一番。“其实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成功还是失败,但既然回来了,我就不走了,带着大伙儿一起富!”说完,他爽朗一笑。

  张思洋,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人,2013年返乡后创办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8年来,他带动乡亲们用小龙虾闯出大市场,目前合作社已成为一二三产融合、年营收逾两千万元的“全省百强合作社”,累计带动周边上百户农民增收致富,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返乡创业8年来,www.49115.com,江苏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思洋带动乡亲发展小龙虾产业,并在此基础上开发特色产品、发展循环经济。从创业之初的困难重重,到如今的蒸蒸日上,他和乡亲们不断努力探索,延伸拓展产业链,终于走出一条绿色循环发展之路。

  对于农业养殖模式的探索,不要仅凭一两次成功或失败,就判定一种模式可行或不可行。实际情况往往受很多因素综合影响,如果不明确目标、深入研究,就无法收获成功的果实。同时,如果想扩大创业规模,要根据市场情况渐进式、阶梯式地调整,不能盲目地投入人力财力。

  8月的南京,天气渐凉。刚刚下过一场雨,清爽的空气中交织着泥土的芳香、草木的清甜。

  一排排橘黄色的农房别墅,掩映在茂盛的香樟与盛开的荷花之间,亲水栈道与亭台连廊将房前屋后的景致串在一起。紧邻着村庄,750亩连片小龙虾养殖基地里,前期大批量丰收的小龙虾已经顺利销售,合作社社员们正在忙着补栽水草、改善水质、投喂黑水虻,为存塘的“虾宝宝”们营造一个更加舒适、有营养的环境。

  这里是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在70后返乡创业者张思洋看来,如今的村庄面貌就如同一幅宜居宜业的彩色画卷——生机盎然、富有活力、充满希望。

  张思洋小的时候,西葛社区还叫西葛村。这里位置比较偏僻,资源禀赋差,也没有支撑产业,一度贫困落后。在他的记忆中,村里的泥巴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如果雨水大一点,泥巴路就彻底走不成了。

  中专毕业后,张思洋离开农村到县城和市区闯荡,干过餐饮、搞过销售、开过汽修店……凭借吃苦耐劳的劲头,他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们好不容易在城里稳定下来,现在还要再回农村,能挣到什么钱?”妻子不情愿地说着,家里其他人也都反对。

  张思洋不急不躁:“现在国家对农村越来越重视,政策支持多,发展空间大,我想回去和乡亲们一起做点事情。”

  刚计划流转土地办个垂钓基地,没想到差点踩了红线——相关法律规定,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张思洋的第一个创业计划不太顺利。

  “离开家乡久了,对具体政策和农村情况不熟悉,看来创业真没那么简单。”张思洋一边反思,一边琢磨新的计划。

  一连几天,他都在大堤上转悠,看着修葺一新的塘口和清澈的塘水,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掏小龙虾的景象浮现在眼前。这里的水好,每次掏上来的野生小龙虾个头都很大。洗干净,做熟了,那扑鼻的鲜香——一个灵感闪过,“要不就试试养小龙虾吧!”

  这些年,张贤宝一直在家乡搞养殖,规模小,一年只挣两三万元。听说张思洋要养小龙虾,他一拍大腿——从自己的经验判断,兴许真能搞出名堂!

  第一个报名打工的,是村民刘明辉。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多,他和家人合计,来打工说不定能改善生活。

  2013年9月,张思洋招募到5个社员,成立了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看到他全心投入,妻子也搬回老家协助他。

  队伍拉起来了,还得补补技术课。张思洋带着社员出去考察,学习养殖技术,第二年春天从外地购回了虾苗。

  想着早投放、早回本,虾苗被提前投放入水。听到虾苗尾巴拍水的“哗哗”声,大家高兴地说:“瞧,这多带劲呀!”

  可从第三天开始,情况不对头了。晚上,张思洋照例趴在塘口观察,却发现它们没什么精神。转天,就陆续有虾苗死去。张思洋慌了,抓起电话打给供苗商,按对方说的方法努力抢救了一番,但还是无力回天。

  “怎么连虾苗都养不活?”“这人不会务农,根本就是瞎折腾!”“我看这事就干不成。”村民们的议论越来越多。

  “虾苗是从哪里买的?运输了多长时间?”张思洋请来外地的小龙虾养殖大户指导。对方几个问题一问,张思洋恍然大悟:长途运输导致虾苗缺氧脱水。当时被认为有活力的拍水,竟然是虾苗拼命挣扎的应激反应。

  调整好思路,重新出发。这次,大家格外用心——一遍遍清洗消毒虾池,植上底层水草;买来鲜活螺蛳,打造干净有营养的水环境;只采购两小时车程以内的虾苗,天气回暖后进行二次投放。

  大伙儿每天从早到晚定点巡塘。张思洋有时半夜不放心,还要爬起来看看虾苗的生长情况。饲料是否充足、水质营养成分如何,他都密切观察、做好记录。

  2014年下半年,大家的努力终于迎来了大丰收。当时,每亩高达上万元的收益,吸引了不少村民。合作社从初期的5名社员发展到32名,2017年成为“全省百强合作社”。

  在张思洋的带动下,西葛社区周边涌现出上百户小龙虾养殖户,养殖面积达1.2万亩,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养殖户多了,销路有限怎么办?在街道农业服务中心的指导下,张思洋开拓互联网渠道,打造了一套电商体系,让客户覆盖面更广。

  活虾属于生鲜产品,卖不远怎么办?2019年,合作社投资150万元,结合街道的产业融合资金,引进了小龙虾全自动加工流水线,建设深加工基地,开发的特色产品越销越远。去年,合作社营收达2560万元,利润达200余万元。

  小龙虾越卖越好,张思洋来不及歇口气,变得更忙了——忙着和一群虫子打交道。

  先是蹲在恒温的空调房里,耐心孵化一颗颗白色的虫卵;待它们长成乳白色幼虫后,再挪到闷热的大棚里精心喂养;等变成黑色的成虫,还要继续仔细观察……

  “这种看似不起眼的虫子叫‘黑水虻’,是一种高蛋白的昆虫,可以作为小龙虾的饲料。”张思洋说,它们的用处还远远不止这些。

  他发现,黑水虻的产量高、成本低,幼虫以厨余、农产品下脚料等有机垃圾为食,虫粪还是一种经济价值很高的有机肥,精准投放后能缓解环境压力。这可真是一举多得!

  看准了市场潜力和环保价值,张思洋计划投入近200万元,建立黑水虻培育基地,为周边养殖户提供蛋白质饵料、回收处理有机废弃物。

  但计划提出来,有社员坚决反对:“200万元呀,这可是合作社一年的利润!”“万一亏了怎么办?”

  “现在的生态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发展循环经济也是大趋势,咱们不主动提升说不定哪天就被淘汰了……”从政策讲到市场,从技术分析到收益,张思洋最终立下保证:如果造成损失,由自己个人承担。社员们这才勉强同意一试。

  结果比想象中还好。项目从2019年投产至今,累计产值已近600万元,还多次获省级农业创新类、环保类大奖。张思洋算了一笔账:年产黑水虻900吨,1/3自用,每年就能节约饲料成本30万元;富余的2/3对外销售可创收200万元;每吨虫可吃掉5.5吨到6吨的厨余垃圾,每年就可以有效处理几千吨垃圾。

  张思洋说,合作社今年又扩大了黑水虻养殖基地规模,还把黑水虻干虫作为一个长线产品销往国外市场。如今,社员们个个心里头美滋滋的!

  被问到下一个项目是什么,张思洋介绍了一番。“其实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成功还是失败,但既然回来了,我就不走了,带着大伙儿一起富!”说完,他爽朗一笑。

  张思洋,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人,2013年返乡后创办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8年来,他带动乡亲们用小龙虾闯出大市场,目前合作社已成为一二三产融合、年营收逾两千万元的“全省百强合作社”,累计带动周边上百户农民增收致富,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返乡创业8年来,江苏南京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思洋带动乡亲发展小龙虾产业,并在此基础上开发特色产品、发展循环经济。从创业之初的困难重重,到如今的蒸蒸日上,他和乡亲们不断努力探索,延伸拓展产业链,终于走出一条绿色循环发展之路。

  对于农业养殖模式的探索,不要仅凭一两次成功或失败,就判定一种模式可行或不可行。实际情况往往受很多因素综合影响,如果不明确目标、深入研究,就无法收获成功的果实。同时,如果想扩大创业规模,要根据市场情况渐进式、阶梯式地调整,不能盲目地投入人力财力。

  8月的南京,天气渐凉。刚刚下过一场雨,清爽的空气中交织着泥土的芳香、草木的清甜。

  一排排橘黄色的农房别墅,掩映在茂盛的香樟与盛开的荷花之间,亲水栈道与亭台连廊将房前屋后的景致串在一起。紧邻着村庄,750亩连片小龙虾养殖基地里,前期大批量丰收的小龙虾已经顺利销售,合作社社员们正在忙着补栽水草、改善水质、投喂黑水虻,为存塘的“虾宝宝”们营造一个更加舒适、有营养的环境。

  这里是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西葛社区。在70后返乡创业者张思洋看来,如今的村庄面貌就如同一幅宜居宜业的彩色画卷——生机盎然、富有活力、充满希望。

  张思洋小的时候,西葛社区还叫西葛村。这里位置比较偏僻,资源禀赋差,也没有支撑产业,一度贫困落后。在他的记忆中,村里的泥巴路一到雨天就泥泞不堪,如果雨水大一点,泥巴路就彻底走不成了。

  中专毕业后,张思洋离开农村到县城和市区闯荡,干过餐饮、搞过销售、开过汽修店……凭借吃苦耐劳的劲头,他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们好不容易在城里稳定下来,现在还要再回农村,能挣到什么钱?”妻子不情愿地说着,家里其他人也都反对。

  张思洋不急不躁:“现在国家对农村越来越重视,政策支持多,发展空间大,我想回去和乡亲们一起做点事情。”

  刚计划流转土地办个垂钓基地,没想到差点踩了红线——相关法律规定,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张思洋的第一个创业计划不太顺利。

  “离开家乡久了,对具体政策和农村情况不熟悉,看来创业真没那么简单。”张思洋一边反思,一边琢磨新的计划。

  一连几天,他都在大堤上转悠,看着修葺一新的塘口和清澈的塘水,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掏小龙虾的景象浮现在眼前。这里的水好,每次掏上来的野生小龙虾个头都很大。洗干净,做熟了,那扑鼻的鲜香——一个灵感闪过,“要不就试试养小龙虾吧!”

  这些年,张贤宝一直在家乡搞养殖,规模小,一年只挣两三万元。听说张思洋要养小龙虾,他一拍大腿——从自己的经验判断,兴许真能搞出名堂!

  第一个报名打工的,是村民刘明辉。孩子大了,用钱的地方多,他和家人合计,来打工说不定能改善生活。

  2013年9月,张思洋招募到5个社员,成立了简诺种植专业合作社。看到他全心投入,妻子也搬回老家协助他。

  队伍拉起来了,还得补补技术课。张思洋带着社员出去考察,学习养殖技术,第二年春天从外地购回了虾苗。

  想着早投放、早回本,虾苗被提前投放入水。听到虾苗尾巴拍水的“哗哗”声,大家高兴地说:“瞧,这多带劲呀!”

  可从第三天开始,情况不对头了。晚上,张思洋照例趴在塘口观察,却发现它们没什么精神。转天,就陆续有虾苗死去。张思洋慌了,抓起电话打给供苗商,按对方说的方法努力抢救了一番,但还是无力回天。

  “怎么连虾苗都养不活?”“这人不会务农,根本就是瞎折腾!”“我看这事就干不成。”村民们的议论越来越多。

  “虾苗是从哪里买的?运输了多长时间?”张思洋请来外地的小龙虾养殖大户指导。对方几个问题一问,张思洋恍然大悟:长途运输导致虾苗缺氧脱水。当时被认为有活力的拍水,竟然是虾苗拼命挣扎的应激反应。

  调整好思路,重新出发。这次,大家格外用心——一遍遍清洗消毒虾池,植上底层水草;买来鲜活螺蛳,打造干净有营养的水环境;只采购两小时车程以内的虾苗,天气回暖后进行二次投放。

  大伙儿每天从早到晚定点巡塘。张思洋有时半夜不放心,还要爬起来看看虾苗的生长情况。饲料是否充足、水质营养成分如何,他都密切观察、做好记录。

  2014年下半年,大家的努力终于迎来了大丰收。当时,每亩高达上万元的收益,吸引了不少村民。合作社从初期的5名社员发展到32名,2017年成为“全省百强合作社”。

  在张思洋的带动下,西葛社区周边涌现出上百户小龙虾养殖户,养殖面积达1.2万亩,户均增收10万元左右。

  养殖户多了,销路有限怎么办?在街道农业服务中心的指导下,张思洋开拓互联网渠道,打造了一套电商体系,让客户覆盖面更广。

  活虾属于生鲜产品,卖不远怎么办?2019年,合作社投资150万元,结合街道的产业融合资金,引进了小龙虾全自动加工流水线,建设深加工基地,开发的特色产品越销越远。去年,合作社营收达2560万元,利润达200余万元。

  小龙虾越卖越好,张思洋来不及歇口气,变得更忙了——忙着和一群虫子打交道。

  先是蹲在恒温的空调房里,耐心孵化一颗颗白色的虫卵;待它们长成乳白色幼虫后,再挪到闷热的大棚里精心喂养;等变成黑色的成虫,还要继续仔细观察……

  “这种看似不起眼的虫子叫‘黑水虻’,是一种高蛋白的昆虫,可以作为小龙虾的饲料。”张思洋说,它们的用处还远远不止这些。

  他发现,黑水虻的产量高、成本低,幼虫以厨余、农产品下脚料等有机垃圾为食,虫粪还是一种经济价值很高的有机肥,精准投放后能缓解环境压力。这可真是一举多得!

  看准了市场潜力和环保价值,张思洋计划投入近200万元,建立黑水虻培育基地,为周边养殖户提供蛋白质饵料、回收处理有机废弃物。

  但计划提出来,有社员坚决反对:“200万元呀,这可是合作社一年的利润!”“万一亏了怎么办?”

  “现在的生态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发展循环经济也是大趋势,咱们不主动提升说不定哪天就被淘汰了……”从政策讲到市场,从技术分析到收益,张思洋最终立下保证:如果造成损失,由自己个人承担。社员们这才勉强同意一试。

  结果比想象中还好。项目从2019年投产至今,累计产值已近600万元,还多次获省级农业创新类、环保类大奖。张思洋算了一笔账:年产黑水虻900吨,1/3自用,每年就能节约饲料成本30万元;富余的2/3对外销售可创收200万元;每吨虫可吃掉5.5吨到6吨的厨余垃圾,每年就可以有效处理几千吨垃圾。

  张思洋说,合作社今年又扩大了黑水虻养殖基地规模,还把黑水虻干虫作为一个长线产品销往国外市场。如今,社员们个个心里头美滋滋的!

  被问到下一个项目是什么,张思洋介绍了一番。“其实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成功还是失败,但既然回来了,我就不走了,带着大伙儿一起富!”说完,他爽朗一笑。